More 2008年12月號

 

感覺的事、表演的事。

總是冷靜沉著、基本上是個面無表情的人。

「不會亂哭也不會生氣,就算是感動的事也很快就忘了。」

總是嘟囔著這些老舊的台詞,在畫面中能自由地輕鬆並深度的演繹出曖昧的感情、複雜的人性,這就是演員--二宮和也。

做為一個獨處的男性,感受到每天的日常,

能展現出甚麼樣的表演呢?

高興的事、悲傷的事、喜歡的人、討厭的東西,

內心潛藏想法是?

下個月開始的連載企劃,後篇─

接近"NINO的不可思議",交錯著感情論與演技論的4個話題。

取材・文/芳麗 撮影/Sai

ヘア&メイク/服部幸雄 スタイリスト/野村昌司

不會在人前表現出感情,

曖昧表情底下包含著本心。

 

從小的時候就不太會表現出喜怒哀樂。對自己也沒甚麼興趣呢。對別人怎麼看自己也覺得無所謂。從以前就認為說不定我怎麼感覺的,別人也都覺得不在意。所以就造成了這種撲克臉了(笑)。

我認為能在人前高興、生氣、哭泣的人,實際上是很替人著想的。比方說我們嵐跟工作人員一起去吃飯時,我們的相葉君跟潤君會說『超好吃的』,很能理解周圍的氣氛。當然也是真的覺得很好吃。但是能這麼明白表現出想法是很貼心的。我認為他們是很體貼的想讓大家覺得『好吃真是太好了』讓大家能高興。我就不會這樣,當然也是很單純地就是對吃東西沒興趣(笑)。

我的內在也是有各種感情的喔!打電動跟變魔術時會變得開心,LIVE時也會體會著無法表達的感情。但是我覺得在這邊太感情用事是不行的。如果太著重自己的感情來走,會變得自以為是。在感情變得太過熱烈之前要壓抑,才能往更高的地方走。比方說即使一場LIVE成功了,但這並不是我們最後的目標,所以沒有余裕的時間去感動,雖然在那瞬間會感到高興、難過,但是馬上就會重整自己的感情,繼續往前走,我是這麼想的。

 

認為"受歡迎"與"有人氣"是不一樣的東西。

感覺這種東西,是會消耗能量的。所以我不想把能量使用在「討厭」這種負面的感情上,不想很隨意地去討厭人。相反的,「喜歡」這種會讓能量增加,所以想去珍惜。但是那個不表現出來的話,似乎就很難理解。所以啊!我同世代的朋友很少唷!常一起喝酒的人幾乎都是40代的,像是(高橋)克實さん啊、勝村(政信)さん啊之類(笑)。

反過來說,我也不會去考慮我自己會不會讓別人喜歡。要說受不受歡迎,我認為是不受歡迎的吧。真的!我自己是不被那種會寄託感情的人喜歡的,我認為我並不受歡迎,對我來說,"受歡迎"跟"有人氣"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舉辦LIVE的時候,會覺得「啊!嵐好有人氣啊!」,但我不覺得這是受歡迎。雖然能得到大家的聲援覺得很開心,也許,大家是因為有這種距離感才會喜歡我們。舉例來說,我很喜歡竹內結子喔!但是這是因為是在看電影、雜誌上變得喜歡,也會有一些妄想,是一種敬愛的感情,並不想破壞它,如果能共演的話反而會猶豫。被大家喜歡的我在LIVE結束回家後,總是一直在打電動,會喜歡日常生活是這樣的男生的人應該很少。即使這樣會被喜歡,我會覺得(對方)很可憐,應該還有更好的男生(能選擇)吧?

 

即使感動,也馬上忘記。

重新調整之後,

繼續往前進。

 

表現出一個男性的角色,

是無法用條列來說明的。

現在正專心於新作品,但是被問到「這次演的角色是甚麼樣子的呢?」,也會覺得困惑。因為關於一個人,他的特徵是無法用條列來說明的。即使是同一個人物,接觸到不同的對象與關係,他的感情跟個性也會改變的不是嗎?我跟經紀人一起的氣氛跟接受這個取材時的氣氛都不一樣的,我認為這是因為關係與對象都不一樣。

在『流星之絆』裡演的功一也是如此,無法說是怎麼樣的人。守護著很喜歡的妹妹,對不可靠的弟弟又很沒耐心,跟弟弟和妹妹接觸的功一,某種意味來說是不同人。與常去的咖哩店店長接觸時又是另一個人。但是這種關聯性,並不只是劇本的設定,在現場時也會隨著互相台詞而發生。當然不這麼做的人也是有的。「與這個人是敵對的設定,所以總之就不跟那個人聊天」,一開始就決定這樣做的演員也是有的。雖然這並沒有錯,但我不會這樣。首先,會先考慮為什麼與這個人是敵對的關係?不是因為要討厭就沒理由的去討厭對方。會有變的討厭的能量,不可能沒有理由就討厭人家。考慮到這部分,在現場如果不與對方接觸,是無法理解這種心情。我覺得感情與個性的重要性是無法用條列式來說明的。

想像也好、妄想也好,

怎麼樣的人生都能活下去。

在表演方面,我認為並沒有那種沒有跟角色有同樣的感情或經驗就無法理解的這種事。像是沒有生過小孩的女性,也是能理解母親的心情不是嗎?人生的道路上雖然能回頭,但遇到無法通行時繼續往前進,這才是演戲不是嗎?

也不會有那種因為這個角色跟我很像所以很好詮釋的事,相反的,與自己很像的角色才難。生來頭腦就好的人沒辦法演出一樣是頭腦很好的角色,因為他自己並沒有想過為什麼頭腦會很好啊。或許,能完整表現出的角色是跟本身完全相反的。因為跟自己不一樣,所以才會有無限的想像。

因為我很喜歡想像、妄想,所以覺得演戲很有趣。寫故事也是這樣。18歲左右跟事務所說想做類似編劇之類的工作,他們就說那你先試試看寫故事吧.......所以第2個作品寫了以人魚公主為主的故事。人魚公主為了戀愛,用失去感覺來交換的故事。回到喜歡的人身邊、與他交往,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視覺、聽覺、味覺一個個的失去,最後主角想切斷了自己的身體死去,但已經失去了痛覺,想死卻死不了的感覺一直萌生,最後只能抱著絕望永遠活下去.......,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超脫離現實的,為什麼會寫出這種故事呢?(笑)

 

KAZUNARI NINOMIYA

1983年6月17日出生於東京,99年以「嵐」出CD出道。迎接10周年的現在也持續高人氣。做為演員也有很高的評價,主演的連續劇『流星之絆』好評上映中。

 

 

 後篇-1  

    fay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