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2009年2月號

 

至今為止很少說出口的,

二宮和也的"一途"。

憂鬱的容顏裡有著秘密,

關於他的重要的"It"。

 

第二回  秘密。

取材・文/芳麗 撮影/江森康之

ヘア&メイク/服部幸雄 スタイリスト/伊賀大介(KiKi inc.)

 

就這樣光著腳坐在窗邊。就只是這樣,表情與動作看起來就好像是為了甚麼事憂傷絕望的樣子,想要知道在那裏隱藏的事情。

「在下意識時做的動作,常被問到『發生了甚麼事嗎?』,沒有甚麼事啊......。我現在腦子裡想玩魔術,就只是這樣(笑)。」

真的如此嗎?或許因為喜歡魔術讓人覺得很奇怪。欺騙別人讓他們吃驚是他拿手的。

「或許很擅長用魔術來騙人(笑),但是跟這份快樂比起來,能學會很難的技巧讓人更開心。也不是秘密主義,如果要我教的話,我也是都可以說的喔!昨天晚上和錦戶亮兩個人一起喝酒到3點、打電動到4點。早上再睡一下後就來這裡......」

想知道的不是這個部分,或許,是他內心的深處。

「雖然沒有打算要藏有甚麼秘密,但被問到關於自己的事,很難能夠順暢的回答。大概是因為從本性來說,我對我自己本身就沒興趣。被問到是怎麼樣的人?我還希望你能告訴我呢(笑)?也沒那種看起來我就是中心的那種自我,比方說,在嵐裡面也不會說自己的意見喔。因為不說,所以也不會被聽到(笑)。如果不說就被認為是秘密主義,那就這樣了吧。但是,絕對要做這件事的意見甚麼的也沒有必要說吧?LEADER(大野智)也很像這種人。關於嵐的活動,我跟LEADER通常都不會提甚麼意見。我覺得像(松本)潤君他們有想做的事,就讓他們去動腦比較好,自己想做的就是在自己的世界裡能好好表現就夠了。我承擔不起5人份的責任呢(笑)。當然如果被託付做些甚麼的話,我還是會盡全力做好的。

即使如此,最近事務所的人也來詢問關於之後工作的意見。『想做甚麼』、『覺得如何』之類的,但不只是這樣,也會被問到後輩的事。但是我也一如往常的『這樣不是不錯嗎』回答他們(笑)。反正也不會就這樣決定了甚麼事。」 

 是清醒冷漠的、還是老練成熟的?也徹底了拋棄了自我,為什麼這麼打算呢?

「或許是老練的吧(笑)。偶像也好、演員也好,對自己這麼沒興趣的人或許很少見。但是不管是偶像還是演員,難道不能對自己沒興趣嗎?對自己沒興趣的部分,用在對別人的興趣上面,用比別人多1倍的(興趣)去看人呢。從小時候開始,就不是會吵吵鬧鬧玩的人,自然而然的就有觀察別人的習慣了。」

正因如此,他也知道人都有"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與"不需要知道的秘密"。

「即使對人有興趣,也沒想過要揭露人的秘密。即使是對於一直在一起的嵐的團員,也是有不知道的事情呢。現在不管是甚麼樣的朋友,對於正在談戀愛的事或許也不會知道,不會去問。(每個人)都有秘密,也許愛情是很微薄的、也許彼此也有距離。

我是完全不讀劇本的喔!只看自己的戲份。因為即使在現實世界,你也不會知道自己媽媽正在做甚麼事吧?一開始就知道全部的秘密的話就太不真實了。都不知道的話才能在演出時展現最自然的反應。」

就算明天就要死了,

也不會對任何人說。

「現在這個時候,並不是因為是偶像就有甚麼秘密是不能說的。戀愛之類的,到了最後的時候,也沒有必要讓它變成秘密。事務所的前輩也有人結婚了嘛。人們也有各自想讓它成為祕密的東西,就這樣讓它成為秘密也不錯。我怎麼做?果然還是讓它成為秘密吧(笑)。說極端一點,如果我的命運就是明天就要死掉了,把這說明白了能讓誰得到幸福?我認為把它成為秘密或是撒謊才是救了這些人。但是最後的謊言好像誰也沒辦法救......嗯、很難呢。明明是不想擺脫的,很矛盾呢(笑)。」

在他的胸膛裡,果然還是有一些秘密吧。但是即使他心中有那麼一塊聖域,他也沒有意會到。

「我如果打算認真地說的話,就會變成這樣的感覺。也許從嘴裡說出閒聊的話的時候會有甚麼是在說謊。當喋喋不休在說著甚麼的時候,其實或許是想要從看過的書裡借些裡面的話來用。所以果然沒辦法很流利的說關於自己的事呢。」

明明沒有打算要成為秘密,

但是關於自己的事卻沒有辦法順暢的回答。

因為在意到當要把它成為言語時就也一起說謊了。

 

KAZUNARI NINOMIYA

1983年6月17日生於東京都。作為嵐、作為個人,在各方面都大活躍。『流星之絆~(TBS系列,周五晚間十點~)好評中,攝影地在都內的某元雀莊。明明是不可思議場所,卻完全沒有展現出驚訝的NINO。一邊一個人默默地將牌桌上的麻將往上堆,突然說「最近對直接越過大人的階段而變成大叔有點在意」,問他是甚麼理由?理由是「因為注意到我會用手機看新聞了,好像變成了跟上廁所會看習慣報紙的大叔一樣了(笑)。」

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yechen 的頭像
fayechen

不合時宜的方向感

fay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