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2009年4月號

 

不停變化的事物當中,

也有不會變的。

溯尋了二宮和也的一途,

知道他內心一心想隱藏的想法。

 

第四回  街

取材・文/芳麗 撮影/江森康之

ヘア&メイク/服部幸雄 スタイリスト/伊賀大介(KiKi inc.)

在習慣來往的東京・六本木的攝影棚,在那裏還有新的大樓正在建造。

「六本木一直在變呢!13歲的時候就開始去朝日電視台的練習場,那個時候還沒有六本木HILLS,天黑了以後就變很暗!一個人走在夜晚的路上覺得很可怕(笑)。如果久久來這裡一次,好像瞬間移動一樣閃閃發光呢。」

 

 街上也是瞬間都在改變。

 

「這陣子去的神樂坂也是這樣。對於在拍戲時常眺望那些巷子裡的店不見了,蓋了新的建築物覺得很驚訝啊。雖然也有不少人會說因為街道改變而覺得寂寞,但是我覺得對於這條街你能記得多少?路也好、建築物也好、風景也好,如果不太記得的話怎麼能說(街道改變)覺得寂寞甚麼的.......。」

 

NINO本身看到的風景,至今還留在他心中。

 

「我生長的地方是在東京的下町,因為是工業地帶除了工廠沒別的,附近常有煙霧,所以常會有『今天請待在家不要出門』的注意警報,東亞人也很多,也能常常看到穿著韓服走路的人。雖然很像有電影『パッチギ』的感覺,但其實沒那麼相稱。不管是學校還是街上,有各個國家的人,很自然地一起生活,現在想起來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下町生活呢(笑)。那條街也是漸漸在改變喔。KAT-TUN的龜梨的老家也跟我同一個地方,這陣子在音樂節目上遇到會說『老家那裡多了天橋呢!』啊!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會一起這樣說出來呢!對我來說這個地方雖然不討厭也不喜歡,但是是一個讓我自己願意回去的一個地方。」

 

除了養育自己這個地方外,沒有其他喜歡的、想去的街道。

 

「但是也因為這樣,不管是誰約我去甚麼地方都會去,這樣會覺得很快樂。最近去了像惠比壽、銀座的魔術BAR,還有去年是到了25歲才第一次去的麻布的俱樂部。拍戲結束的回程一個人在店裡看劇本的時候,偶然與認識的人一起喝酒,『NINO,(一起)去CLUB吧』,因為找不到拒絕的理由......。沒有想要跳舞的心情,音樂也很吵讓我不知道該說甚麼,所以很快就和大家分開,一個人擅自就回家了(笑)。」

 

想要與新的自己相遇,當這麼想的時候,就已經相遇了。

 

「完全沒有那種想要去不知道的街道或是想知道新的地方的那種欲望。從小時候就討厭旅行,家族旅行的照片也幾乎都是皺著眉頭。Jr.時代的地方公演時,也是都待在飯店。即使經紀人說『晚上禁止外出』,大家還是跑出去呢。我都是在玩遊戲,一次都沒出去過(笑)。這麼說來,相葉君也是都沒出去呢。可能因為我們兩個是同一間房間吧,嵐的其他三個人是怎麼樣呢......」

 

新的戲開始拍攝,為了要配合角色久違的剪了短髮。那個表情就像內心甚麼都沒想似的。不管是他覺得沒有變,還是不覺得他有變。各種事物還是一點點、一點點在變化。

 

「拍戲甚麼的,因為工作剪頭髮,對我來說完全是不在意的喔。對髮型沒有甚麼特別的堅持。只是工作人員說『為了戲去剪個頭髮吧』的時候,還是會抱怨一下(笑)。就只是單純喜歡碎碎念而已,所以我是沒有變的喔(笑)。」

 

並沒有想過想去新的街道,

或許,因為不管去哪裡,

也知道自己沒有變。

 

Kazunari Ninomiya

1983年6月17日生於東京都。不只是作為人氣團體『嵐』的一員而活躍,作為演員也有高評價。3/29是TBS的特別劇『DOOR TO DOOR』進棚。去年底,停止了每天在手機官方網站持續寫了4年BLOG的NINO,問他理由「單純的不想寫只報告近況的事了,最近的品質開始低落。雖然就算只寫近況,歌迷們也會很高興,但是比起要煩惱讓它持續下去,倒不如就停止。」認真說的這番話的表情,是很有創造家NINO風格的話。

4  

 

    fay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