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31 BayStorm

 

開場一言「小學生書包」

聽眾他家小孩上小學過了2個月常忘東西,有時回到家卻沒帶書包回來,問NINO有沒有發生過難以置信忘東西的經驗?

NINO:我平常帶的東西很少,就錢包跟手機之類的。回家就把包包放在玄關才把門鎖上,所以不會忘記的。裡面的東西也都沒變過,所以應該沒有忘記東西的經驗。東西都是別人幫我準備好拿給我,例如機票甚麼的,護照也是事務所保管,因為我自己也不會用到。所以幾乎沒忘記過甚麼東西啊。家裡的鑰匙不會忘記吧?也不戴手表,如果忘記帶家裡鑰匙是很糟的。啊....不好意思啊我就是這麼無聊的人,不好意思啊也沒發生過甚麼偶發狀況。仔細想想真的沒有啊。

有聽眾說他奶奶以前的工作是電話接線生,現在這種職業已經沒有了。

NINO:現在大家都有手機,家裡也都有電話,有些還有子母機,還有傳真機,應該也有年輕人不知道傳真機了吧。真是時代啊~~真懷念啊傳真機之類的,放久了字會消失吧?是感熱紙嗎?我也不清楚。不是還有摩擦筆嗎?用摩擦生熱的原理利用後面的橡皮擦一擦字就消失了。果然頭腦好的人到哪裡都很聰明啊。

聽眾說他專門幫幼稚園拍攝影影像,3年後小朋友畢業了會有很多回憶。

NINO:現在還有這種拍回憶影像的啊?我以前大概就是畢業紀念冊吧。影像之類的沒有,DVD、藍光甚麼的.....。這聽眾還說如果大家的畫面不平均也不行,真辛苦啊。但是全員平均分配應該不是小孩的想法,而是父母的意見吧,說希望大家出現都很平均。如果有小朋友說拍我的話會靈魂出竅,所以不用拍我沒關係的,也會被說『不行,大家畫面都要平均』,如果有小孩說『這是我的隱私權』,也會被說這是大家都決定的了。果然還是無法反映小孩的意思啊,不會有這種小孩?雖然我不清楚,但也有那種害羞的小孩說『不用了不用了』吧,這也沒有反映出小孩的想法啊,都是家長的意見,一個人拍這些也很辛苦呢。

聽眾說因為他在老人養護中心工作當調理師,所以一些不能吃的食物也變得能吃了,問NINO有沒有過這種契機?

NINO:基本上我沒有甚麼東西是不吃的,只有身體受不受的了的問題而已,應該沒有不吃的東西。我不會以好不好吃來當標準的。貝類我也會吃,只是吃的話第二天身體都沒辦法動了,但要吃還是可以吃的。倒不是過敏還是沒辦法呼吸甚麼的,只是人都無法正常運轉,很危險。只是沒有甚麼討厭吃的東西,小時候會有,那個時候會吵鬧,但現在不會啦,現在這年紀已經沒那個力氣了。

聽眾說上次交嵐挑戰了螢光烏賊,有沒有想過要挑戰螢火蟲。

NINO:這也要考慮很多問題呢。光的量之類的。螢火蟲為何會發光啊?是要展現自己嗎?因為不讓種族滅絕,必須要找到交配的對象,被逼到極限屁股就會發光了。人類因為有語言,當然動物也有,但因為有語言表達感情,所以身體就算沒有進化到那樣也能處理掉問題,問題只在於處理的能力與速度。如果不說話的人為了要留下自己的DNA,被逼急了屁股也會發光,結果看到隔壁的人也是,還以為只有自己有這種特殊能力,結果所有的雄性跟我一樣。這就麻煩了啊,原來大家都在想一樣的事,我以為只有我想到呢,真厲害啊。

聽眾問NINO都是怎麼稱呼導演跟其他共演者的?

NINO:導演就叫導演,幾乎不掛其他稱呼。不過這個劇組很好也很奢侈,第一天開拍時只拍了兩個鏡頭,不是2場戲是兩個鏡頭,拍一下我,拍一下小百合さん,就這樣兩個鏡頭就拍完了。第一天拍完時我精神很好,拍連續劇時一天幾十場戲也是有的,這裡一天2個鏡頭,第2天4個鏡頭。第2天4個鏡頭拍完時精神也很好,精神好到根本都還能跑步回家不用坐車了。前陣子從東京到名古屋出外景,然後再從名古屋到長野過一晚,早上起來準備了45分鐘,拍了15分鐘後,導演就說可以回家了。只為了一個鏡頭去了長野,我的印象只有高速公路,路程都比待在長野的時間還長。這種拍攝方式以後如果回去拍連續劇甚麼的會覺得很可怕,已經拍了3場戲了怎麼還要繼續拍之類的。山田導演說世界已經經過了2千?2015年,出現各式各樣的文化,但是電影的發展只有1百年,只有1個世紀就有這麼多的方法和技術,雖然電影好像已經到達高峰了,但是像CG、動畫等,這些領域還能發展下去,電影文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等我以後偉大一點了要把這當成是自己的話來說,20年後當大家都忘了這段話是誰說的,我就自己拿來說,因為我覺得這段話真的很有道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yechen 的頭像
fayechen

不合時宜的方向感

fay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