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2009年8月號

 

一天天持續的成長,

日復一日小小的累積正在創造出二宮和也的一途。

明天,究竟能看到麼樣的景色?

 

第八回  選擇的自由

 

取材・文/芳麗 撮影/江森康之

ヘア&メイク/服部幸雄 スタイリスト/伊賀大介(KiKi inc.)

在新大樓建設中的現場正中央站立著。在這個只有柱子的瓦礫堆中,能蓋成甚麼樣的大樓,還是無法想像。

「我幾歲了啊?」

拍攝結社準備要進行專訪的時候,NINO小小聲的喃喃著。回答他26歲了喔,他小聲地笑著說「這樣啊,26歲了呢」,工作人員的名字與新歌的舞步都能很快記住,但卻記不住自己的年齡,好像有點奇怪呢。

 

「因為是無所謂的事就會忘記(笑)。話說回來最近記憶力變的怪怪的,以前對記憶力滿有自信的呢。在Jr.時代時,所有前輩的歌啊、舞步啊、演唱會的組成,以及電視劇的劇本都很快能記住,但最近都記不太起來了。但是也不是生理上退化了,或許是動機的問題。關於電視劇的劇本,不是記不起來,而是不想去記了。」

 

據說有這種想法,大約是從去年的『流星之絆』開拍時產生的。

 

「雖然在這個作品開拍前,曾經預想過會變成一個轉機,也果然跟預想的一樣。在那之前,雖然我拍攝電視劇時都是做好萬全的準備然後在正式演出時決一勝負,但是這部戲我卻沒有做甚麼準備。當時已經1年多沒拍電視劇了,都一直在玩魔術。已經是很久再度又覺得說『沒問題嗎』,但是一看到劇本,我覺得我又充實起來了,我感覺到我比以往更快更深的了解那個世界。在連續劇一部接一部拍的時候,雖然在現場也有類似像直覺的東西,但是讀透劇本這件事,我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笑)。這個也是要託魔術的福,魔術的書可是非常難的呢。演戲的劇本會把大家的狀況都寫出來,但是魔術書只有寫自己的台詞,對方會說甚麼、會有甚麼舉動完全不知道,只能憑著自己的想像與理解去表現出來。」

 

從小的時候開始,就擅長將紙面上的東西具體化。

 

完全就像在讀難以理解的小說般地,將魔術書深深的讀透並且表現出來,然後,樂在其中。

 

「從小時候開始,就很擅長將紙面上的世界3D具體化。因為從13歲左右開始,就讓我嘗試了舞台、電影、戲劇等等表演。果然我還是覺得如果只照書上的去做,是無法將它具體化的。即使是拿著女明星的切頁照片去美容院,如果只是單純的剪出一樣的髮型,但是形象上也是無法接近是一樣的道理。因為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臉與氣質啊(笑)。把紙面上的東西死背下來也是沒有用的,如何去理解、要如何充實那個形象才是最重要的。從小訓練出來的這種能力,透過魔術強化了。因為視野變廣了,也能進入到更有深度更深沉的地方去。久違的回來拍電視劇,感覺到劇本裡的情報量多太多了。如同一本已經先好答案的問題集一樣。有了這些情報,形象變得太過充實,演起來反而辛苦。所以我就覺得不要去硬背,自然地將自己融入的部分演出來就好。即使劇本上寫『這邊要激動』,但那也是能夠根據時機、現場的氣氛與流程而改變的東西。『因為OO所以哭了』,如果決定依照這樣子去演,這樣戲裡的世界會很單薄。根據不同的演員有不同的選擇方式,而這個人會根據時機選擇最適合的方式,我覺得這樣才能創造出有趣的東西。」

 

他說著「希望能盡可能的以柔軟、自由的方式去選擇那個瞬間最美好的東西。」

 

「因為,你難道不會覺得不管選擇了甚麼東西,都是以那個人的個性與人生來做決定的嗎?不只是演員,今天要不要吃早餐?要淋浴還是泡澡?要說甚麼不說甚麼?從小事到大事,都是從每天無數個選擇項目中所選出來的東西累積起來的。就創造出這個人的人生軌跡。所以,照著劇本背下來甚麼的,不管是演戲的還是看戲的,都會覺得很無聊吧?『絕對要大賣』、『想讓導演滿意』等理由來演戲的話,這些雖然有公式可以套用,但是或許我本身就有些不一樣吧。所以像『DOOR TO DOOR』一樣這種長年合作、很了解我的團隊,就會讓我很自由的去發揮(笑)。」

 

馬上隔了四年的舞台劇就要開演了。在那邊又有怎麼樣的選擇呢?因為到了現在,就連他自己也還無法想像,所以很有趣。

 

累積了日復一日的選擇,

而決定了這個人的個性與人生,

想要盡可能自由的選擇想選擇的東西。

 

KAZUNARI NINOMIYA

蘭的新單曲『Everything』將於7/1發賣,另外隔了4年的舞台劇『見知らぬ乗客』(東京グローブ座,7/18-8/11)也在等著他。問起他"青春的音樂"是甚麼,原本以為他會說喜歡的樂團的歌曲,結果他回答的是V6的『over』。「以前因為要在演唱會上伴舞,為了將歌詞和舞步記起來,在通學的電車上一~~~直聽V6的歌。十幾歲的時候就一直在做這些事,所以我覺得這些就是我的青春。」

 

8  

  

 

    文章標籤

    arashi 二宮和也

    全站熱搜

    fay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