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8 BayStorm

開頭一言:「夏天的火鍋」

 

講到在夏天吃火鍋。

NINO:我吃東西不會想說有甚麼東西不想在熱的時候吃,也沒有在很熱的時候特別想吃甚麼。就只吃基本的東西,但是不好吃的就不吃了。也不會覺得『天氣熱了就來吃不好吃的東西』,大家不都是這樣嗎?有誰會想說變冷了就想吃不好吃的東西嗎?沒有吧。所以另一方面來說會想說因為到了夏天就想吃好吃的食物嗎?不對不對,好吃的東西隨時都想吃吧?所以流行的食物我也不懂,特別是甜點之類也不了解。只知道好不好吃,像鬆餅、馬卡龍這些是看起來可愛,也很好吃,是吧?馬卡龍?基本就是這樣嘛。

 

聽眾說他父親是測量師,問NINO知不知道這個工作?

NINO:我當然知道啊,但是這個工作很難吧?在地下埋東西到底該埋多深?往下多個10、15英吋,電線要怎麼處理?如果弄不好的話絕對會漏電的。如果我買了這塊土地,建物的高度是有限制的,建築的面積也有8成、7成的限制,但是地底下呢?可以挖多深?50米可以嗎?如果有這個權利是一定要行使的吧?不想行使?可是容積不是可以變大嗎?可以放很多東西呢。如果往下挖的話可以蓋個20層呢。可以有60帖的置物面積唷!可以當倉庫出租。如果是我的話會想行使這個權利,不過挖掘的時間跟金錢都要花不少,挖的時候也很吵吧?不過小孩子如果生在這種家庭,住在地下性格會扭曲吧,有那種住在地下20樓的朋友嗎?沒有吧?現在是講到甚麼話題了?父親是測量士啊?(笑)

 

聽眾說之前看NINOSAN學到了佛像的知識,去跟同事分享,問NINO會跟團員分享學到的知識嗎?

NINO:如果能回饋到嵐上面的話是會說的,例如說下次可以一起試試看之類。如果只是一些小事就不會說。個人的感受的話不會說,覺得有趣的話雖然會說,但不會在休息室講,會直接拿到電視上說。是的,下一封。

 

聽眾問到有沒有和SAKEROCK(黃色眼淚樂曲製作)的一些小故事?

NINO:今年有很多貴重的攝影經驗,像「東方列車」、「赤めだか」以及現在在拍的「母と暮せば」都是。「母と暮せば」可以跟山田導演和吉永さん聊天,「赤めだか」還有跟北野武合作,很多貴重的經驗呢!現在在拍攝的攝影棚,也有別的戲的人在拍,每天都遇到很多明星,也不知道甚麼能說甚麼不能說,如果走漏了還沒被報導的消息,絕對會被別的電影公司的人罵的。在電影村裡面,在我旁邊的是STAR,對面的也是STAR,感覺很厲害。大家在沒拍自己戲份時都在外面走動。遇到都會打個招呼,「收工了嗎」之類。我們這邊很規矩的朝九晚五,其他的STAR遇到我都問「咦?拍完了嗎」「是的已經拍完了」「還能喝點酒再回家」這種感覺。如果偶爾別的劇組比我們早收工,「太好了,我們贏了山田劇組了」就像這樣。真的很厲害,與各種STAR這種相遇,是很貴重的經驗。

 

提到NINO要投稿到節目的事。

NINO:每次想說要來投稿就覺得好麻煩啊。投稿表格常常都是打開的狀態,但覺得好麻煩啊。不能簡略嗎?名字是必須的吧?年齡隨意、性別隨意、郵遞區號必填、e-mail必填,必填的好多啊!如果不好好演的話是不行的,有時喝了酒時會想說來投個稿吧!但是必填的欄位好多啊。我剛開始說要投稿時,剛開始的幾個月工作人員一錠都會好好檢查是不是我,過了三、四個月後,危機意識就薄弱了。在想要在哪個環節投稿才好,我現在寫的話一定一次就中了。因為還沒有被唸出來所以不能說。送出的時候,看到回覆的mail會覺得很不好意思。而且該在哪個主題投稿好呢?裏嵐?only work?藝能界的工作能寫嗎?但是這麼稀有,就會被覺得是NINO寫的吧?但是搞不好世界上也有很厲害的人在聽這個廣播,也有藝能界的人也說不定,並不是沒有吧?搞不好人家難得提出勇氣寫了藝能界的內幕呢。

 

今天在東京蛋舉辦了嵐學,大阪場也結束了。今年的嵐學都順利結束了。今年也想說會不會趕不上,但在東京巨蛋就沒問題了。我是跑來的喔,不是坐車是用跑的。今年已經第五年了,如果明年再辦的話,小學都畢業了吧。我覺得我收尾收得很不錯呢,跟海明威一樣漂亮。如果就說個謝謝,跟其他人就差不多,但我說6年就小學畢業了,還不錯吧。已經6月底馬上要進入下半年,要進入夏天了,要好好注意補充水分。不過夏天果然就是想到祭典、煙火大會,快樂的夏天要來了。我是嵐的二宮和也,下周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yechen 的頭像
fayechen

不合時宜的方向感

fay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