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2008年11月號

 

為什麼能有這種魅力?

二宮和也、和他持續前進的道路。

 

當然不只是身為「嵐」,

作為演員也持續有高評價,二宮和也、25歲。

被很多人稱做"NINO"的愛著,即使是站在時代的尖端,

他也還是很冷靜的說「我的實力還不夠,即使被賦予期待還是沒辦法快速成長。」

第一眼看起來就像個普通男子,

但實際上,有著冷靜、純粹、可愛、色氣....等種種的面貌。

要展現這種"NINO的不可思議",

在1月開始的新連載之前,先來問問關於他的道路。

 

取材・文/芳麗 撮影/Sai

ヘア&メイク/服部幸雄 スタイリスト/野村昌司

 

雖然對於(大家)能喜歡奇怪的自己感到不可思議,

但覺得很感激。

 

小時候是被欺負的小孩,

所以變的喜歡自己一個人。

 

這個訪問是在『24時間』結束的幾天後,嵐第2次的亞洲巡迴之前。是最忙的時候、問他「是否睡的很少?」
他說:「這三天都睡不到5小時,今晚還要準備LIVE的事,應該又沒辦法睡了吧?現在或許很忙。
但是沒辦法,說到嵐,現在可是很熱門的呢!(笑)」

用明亮的口氣說著,他就是一個即使是自己與他人都公認的怕生,但卻在他周圍漂浮著與人親近的空氣的不可思議的人。他很冷靜地說「大約十年左右吧,或許都沒跟任何人說過真正的想法。」但也毫不掩飾很高興的說:「明天的LIVE有7萬人?在國立競技場這麼大的地方辦呢!」現在的他在思考著甚麼?這種看似能掌握卻又掌握不到的魅力,讓人開始想知道他一路走來的是甚麼樣的道路。「或許是個奇特的人吧。雖然我自己本身不這麼認為,但大家都這麼說,所以好像也不得不承認呢!」

「小時候的我就跟大雄一樣,總是跟女孩子玩,翻花繩也很厲害,在學校不受歡迎,反而被討厭。事實上我在小學高年級的時候總是被欺負,啊......說了嚴肅的話題真不好意思(笑)。雖然我不清楚原因,可能跟對象或是做了甚麼有關吧。但是我不認為是被欺負,因為我也沒有做出任何反應。被欺負甚麼的都無所謂,我討厭被關注的感覺。老師在朝會時也說"欺負人的同學舉手",我只覺得被刺激到,努力不讓自己被注目。雖然當時也有朋友、也加入的少年野球隊,但是這不是唯一讓我獲得救贖的,基本上我是屬於一個人獨處的風格。現在做著組成一個團體這樣的工作,這種快樂是無法置信的。」

 

偶像這種工作

是很接近創作家的。

加入傑尼斯事務所是國中一年級,以Jr.的身分在活動,16歲時以「嵐」的一員出CD出道。

「一開始當作是延長社團活動,從學校回去後就在練習跳舞。當時的Jr.很熱烈,有固定的電視節目、被人認識的機會也很多。等注意到的時候工作已經變多、也出道了。真的是很受眷顧。雖然工作了超過十年,但沒有很辛苦的記憶,雖然有時覺得體力吃不消,但更辛苦的人還是有呢!以自己的個性來說,別人說的辛苦的事情對我來說並不覺得辛苦。

雖然也說過『以前參加試鏡,通過後都淨是像臨演一樣的工作』,但無所謂,當時那個情況也沒辦法,還是會很努力去做。因為對演藝界也沒有特別的野心,也沒有那種『我並不是為了做這種事才進演藝界的』不滿想法,那個時候就在那個場合一邊享受著一邊走過來了。」

他並沒有這種"當臨演是運氣不好,當主角才是幸福"的固有觀念,不管述說甚麼,他都有他自己特有的主義思想。即使演出好萊塢電影『來自硫磺島的信』受到國內外的一致好評,他也說「我的職業不是演員,而是偶像。」比起加入好萊塢明星的行列,在日本做偶像更是他自誇的一條道路。

「說自誇甚麼的我會很不好意思(笑),唱歌也好、演戲也好、訪談也好,這些被賦予的事雖然都是很普通的在做......結果我自己對於我是個偶像這件事還是有很強的意識。我覺得偶像這個工作是很接近創造家的。平常的時候就像個普通人。以前的偶像就像幻象一樣是遙不可及,現在是能被看見的存在,尤其嵐就像是親切的哥哥一樣呢(笑)!不過這樣的哥哥穿著華麗的衣裳邊唱邊跳,製造了一個錯覺的空間。有些時候看起來很帥氣、有些時候看起來又很有趣。自己判斷在適當的場合提供適當的表現,能讓看的人感到高興的偶像。LIVE當然是不用說,連續劇、電影跟綜藝節目都是一樣的。這就是所謂的職業意識吧!不論是誰,都擁有著誰都敵不過的一樣東西,我覺得我就是在做這種工作。」

 

在「嵐」裡面變的習慣坦率

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在這幾年,身為「嵐」、身為「二宮和也」,受到了高評價與上升的人氣,即使如此,他依舊冷靜與客觀。

「嵐好像就突然產生了異變,出道時受到很大的注目,之後就很平穩地走來,到了成軍8~9年時,增加了新的歌迷,雖然覺得很開心,但我們到底也是(這行)做了將近十年,並不會(因此)就給自己過高的評價。以前LIVE結束時,大家會一起邊吃飯邊熱烈討論『為什麼那個地方不太嗨呢?』,現在我們也知道我們還是有實力不足的地方。但是即使知道這點,『想加進一些未知數,我們或許就更能被接受』,也是有這種幼稚的想法(笑)」。

關於自己的話題總是交錯著玩笑話,但講到關於嵐的話題,卻是一直很直接地滔滔不絕。

「為什麼呢?雖然也有想掩飾害羞(的目的),但比起個人,想要更努力坦率的談論嵐。理想的狀況是在這個團體做的事是最有趣的,對嵐來說,雖然在工作上是很克己、很認真。但是卻不想對自己的心態說謊,想睡的時候就睡,高興的時候就會露出高興的表情,雖然不會修飾,但對工作都是很拼命。在這種團體裡,我也習慣坦率了,真的.......很開心呢。真的很不可思議,以前的我是那麼討厭跟人相處的(笑)。」

今年的「24小時」中,NINO讀了代表成員的信。從平常給人無表情印象的他口中唸出『能相遇真是太好了』的話語,接著讓團員感淚的姿態讓人印象深刻。

「現在是個溝通不足的時代不是嗎?現在的人只要有電子產品之類的,就算不與人接觸也能活下去。所以絕對在哪裡應該相遇到的人,就算擦肩而過也無法有後續發展,在那樣的情況下,我從Jr.時代開始大約過了13年,一起做過的各種事,變成了很重要的東西。因為被很多的相遇照顧著,我才會在這裡。因為相遇,我這麼奇怪的人也能被喜歡,雖然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是很感激(笑)。」

猶豫、開心、溫柔......在這個側臉上,流露出許多言語以上的感情。主演的連續劇『流星之絆』也在十月開始播出了。

「每次得到了新的工作都覺得很幸福。戲劇也好、LIVE也好、出唱片也好,在工作上與各種人相遇,一起製作(作品)很快樂,從那裏開始,能開始(創作)些甚麼吧?」

創造出新的相遇,還有未見過他的道路今後也持續著。
 

以前這麼討厭與人相處,

現在待在「嵐」卻是感到最快樂的。

前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yechen 的頭像
fayechen

不合時宜的方向感

fay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