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在接配音這個角色前知道暗殺教室這部作品嗎?
NINO:本來每週就在看週刊JUMP,暗殺教室也是從連載第一話就開始看了,我覺得這部作品沒有太複雜的設定或解釋,這個部份我覺得在現在的作品裡是很罕見的。基本上就只靠著「我要毀掉地球」「如果不想讓地球毀滅就來暗殺我」這種故事規則進行下去,我覺得這很神奇。對殺老師也只有「超生物」來介紹,完全沒有其他的解釋。
ARASHI裡面,我跟松潤都會讀週刊JUMP裡的漫畫,AIBA也是因為暗殺教室這個契機又開始看周刊JUMP了。
AIBA一直不叫它暗殺教室而是叫它殺老師(笑),我覺得這部作品呈現出來的氛圍很接近我們小時候看的那些漫畫。

Q:每週都在看這部作品,有那種看著看著工作就來了的感覺嗎?
NINO:電影真人化的消息也是一直在週刊上FOLLOW,還在想說「原來是同事務所的後輩主演啊?殺老師是誰來演呢?」,結果工作邀約就來了。
松井:表演方式有想過要像殺老師嗎?
NINO:基本上就是用盡全力去胡鬧。這個故事雖然不是在講述教育思想,但我覺得(殺老師)教育與和學生應對的方式越特別,本質就越鞏固,故事就越充實,所以我應該還是貫徹了(殺老師)這個胡亂來的角色。也有考慮過如果該收就收,不就跟普通的老師一樣了?
攸關人命的地方就會認真。還有就是給了指示或「相信你的夥伴吧!」這種對學生的話就會比較注意。松井老師在聽說要真人化的消息時是怎麼想的呢?
松井:我當時覺得只要殺老師的CG這一關能過的話就沒問題了。
NINO:的確,我覺得在殺老師身上應該是花了最多的製作費。
後期合成完成殺老師畫面我看過,殺老師不在場,大家靠著想像來表演的畫面我也看過。
還沒看過成品,很期待作品的完成。
當時覺得不能妨礙到主演的山田,從一開始接到邀約時我就說了,這是山田初主演的電影,我不想太引人注目,在這方面我們進行了很謹慎嚴謹的討論,雖然其實我覺得我不是聲優,就算不寫我名字也沒關係,但又覺得花錢買票來看的人應該又會想要知道配音的是誰吧?

Q:這次的工作和平時演戲有哪裡不同嗎?
NINO:跟平時電影後期的配音還是不一樣,這個作品有原作,已經有很多人看過,心裡已經有了既定的想像和風格,必須要在這個建立之上表演。也因為這樣,我才乾脆想說走自己的風格,即使有人說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樣,跟大眾的印象不一樣,我也是貫徹自己的表達方式,如果不用這種魄力去表演,自己演的心虛,我覺得這才是最失禮的事情。
比起反覆猶豫思考,如果不好好帶著「我就是殺老師」的認知,塑造出來的東西就會有大家的不同意見,對原作迷也很失禮。比起讓大家滿意,我更注意精簡,精簡到讓大家在看過三四次後能慢慢看到要這樣演的本質與原因。

Q:這次配音基本上都是一個人錄音,是很孤單的嗎?
NINO:哎呀~~就是這樣啊!(笑)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而且做著我再也沒辦法再做的事情,穿著校服坐在教室裡......
青春就在那邊閃耀發光,讓人看了不禁感嘆青春真好啊!看著就覺得這青春美好得只可遠觀不可觸碰,因為再也不能經歷那樣的年華了。啊....就覺得...一個人....在那邊說著話真是覺得寂寞啊!(笑)

Q:殺老師的台詞中有喜歡的台詞嗎?
NINO:我最喜歡「希望大家能殺掉我啊!在你們畢業之前」這句話。這句把殺老師與學生們的關係表達的很透徹。平時一直被學生逗著玩,感覺跟大家平起平坐,但這句話一說出來馬上讓人覺得「殺老師果然是很厲害的生物啊!」
松井:你很了解呢!二宮さん你好厲害,你怎麼能夠把製作方的視角看的這麼透徹呢?
NINO:會嗎?可是你想想看,如果有人要來殺你,你能說的出「來殺殺看吧!」這種話嗎?
這句話感覺讓人看到了壓倒性的強大,又或者是說他這句台詞一說出來,就讓人覺得「啊!已經贏不了他了」。

Q:最喜歡的是哪一幕戲呢?
NINO:殺老師解釋自己的分身時,一開始從參雜著小孩子型態的分身那裏說起,後來分身爸爸、分身媽媽都出現了,變成一個小情景劇,這幕戲從媽媽到孩子,到電視節目裡的聲音很榮幸都讓我來配音,這一幕我很喜歡,希望大家看看。

Q:最後請對讀者說幾句話。
NINO:連載還沒結束就要拍電影,這也是這部作品在製作時的壓力,但我身為一個原作迷,也作為參與電影製作的一份子,這份工作讓我做的很開心。雖然原作還沒結束,但我覺得原著會有壯大又精彩無比的結局等著大家,希望大家能夠有耐心等待,先來享受電影。不管如何,看完電影應該要回歸原作,這個道理在這部電影是說得通的。
我覺得大家看完之後也會期待原作究竟會有多精彩的結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yechen 的頭像
fayechen

不合時宜的方向感

fay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