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2009年5月號

 

周圍纏繞的事也好、前進的道路也好,

能不能掌握都由自己決定,

看起來像在鬧彆扭似的,其實是其中一種方法。

二宮和也的一途是───?

 

第五回   情結

取材・文/芳麗 撮影/江森康之

ヘア&メイク/服部幸雄 スタイリスト/伊賀大介(KiKi inc.)

看起來似乎很用情的在玩新的撲克牌,右手拿著牌,用左手攤牌收牌,就這樣不斷重複著這動作。對於他的手的印象,比言語還能夠更強烈的說出他的心情。「手?這麼說來,以前在拍電影的時候,被蜷川導演說『你的手看起來很像漢堡啊』,因為一直沒有注意,那時還嚇一跳說我的手有這麼圓還有茶色嗎(笑)?」

 

確實如此,經常活動的手指,的確不是苗條的細長。

 

「自己也沒有想過這種手是好還是不好(笑),人對於"情結"這個字是甚麼時候開始記得的呢?小時候並不知道吧。對於自己擁有甚麼、沒擁有甚麼,都是別人跟你說了後才會注意的。」

 

在特別劇中演出一個腦性麻痺的超級業務員,NINO說「腦性麻痺的個性,一個個捕捉到了」

 

「腦性麻痺是在還是胎兒的時候,因為腦部受到傷害而產生的樣子。因為知道原因,所以不是甚麼不可思議的現象。雖然生活很辛苦,但是本人會一直照著這種方式生活下去。因為其他人都不了解,只覺得"特別障礙患者很可憐"就用特別的眼光去看待。這樣的話,我是左撇子這件事呢?當然,這是兩回事,從外觀上是看不出來,但是如果在狹窄的地方吃飯,左撇子都會跟隔壁的撞到。

重要的是知道跟一般人不一樣的這件事。比方說也有小孩會去模仿那些有障礙的人,這只是單純的對跟自己不一樣的人有興趣。我覺得與其接受大人的間接說明,倒不如讓他們去接近那些人,對他們能更了解。老師如果用責備的說『不要這樣』,氣氛也會變,那些小孩就在甚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對這些人產生偏見,這樣是很讓人遺憾的。」

 

年齡、立場、擁有的東西等條件下,人是不能單純的分類的。

 

「對於上下的人際關係並不喜歡。基本上我覺得大家都一樣的。所以我不管跟誰去吃飯,盡可能平分。跟年紀比我大的人去吃飯,一開始就被請客,最初就把關係就被決定了不是嗎?很想說但說不出口也很無趣啊(笑)。跟後輩一起去(吃飯)時也是,對於看起來好像要請客所以很擔心這件事覺得困擾。我都是坐在入口附近點菜,這是因為小時候對於跟人往來覺得困擾,或許就學到了這個方法吧。」

 

擁有的各種東西中,

覺得生存是最困難的。

 

「唯一的情結或許是"同世代"吧。真的很不擅長啊(笑)。16歲演出『危險放課後』而有這個自覺。在那之前拍戲時周圍都是大人,那部戲時幾乎都是同世代的。沒辦法流暢對話,在那之前接近(同世代的)也沒這麼做(笑)。意識到了後,一個月就瘦了6公斤。根本來說不是有這種體重,結果一口氣減了這麼多,身心都覺得很緊蹦呢。雖然本來也是因為行程很滿,但也是覺得很苦惱呢。」

 

 就像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淡淡地笑著說。

 

「但是在那個現場與(高橋)克實相識了。之後在綜藝節目上,成為了誰的孫子、照顧小孩子,在累積經驗之間,對人也漸漸習慣了。最後來說,情結是根據收穫方式來決定的。將它視為重擔或是視為動機的人都有,但是我哪個都不是啊。雖然別人看來駝背不太好看,但是我平常也看不到自己的姿勢所以沒差(笑)。臉也好、家庭環境也好,並沒有甚麼特別被眷顧的,所以也不覺得有值得讓別人羨慕的地方。因為什麼都擁有的人反而更辛苦喔。在很帥氣、什麼都擁有的環境中長大的人,大部份都對周遭很在意,這種程度我覺得還是少一點比較好(笑)。」

 

所謂的黑暗、所謂的光亮都不會去捕捉,這依然是NINO的風格。光亮與黑暗對他來說,只不過是存在在那裡地方的東西。

 

「果然是很彆扭的人吧?其實我雖然喜歡有效率的做事,但也會做多餘的事。看到禁止進入的看板會想進去,被寫說不能混在一起的東西也想偷偷混在一起看看(笑)。即使知道不可以這樣,手還是會去做。這也是一個小小情結(笑)。」

 

不喜歡上下級的人際關係。

和不同年齡、一起吃飯的時候,

也想要平分帳、用一樣的視線一起交談。

 

Kazunari Ninomiya

1983年6月17日生於東京都。嵐的新曲『Believe』熱賣中。主演的特別劇『Door To Door』於3/29播出。閒聊中,NINO從包包裡拿出新的撲克牌,背面是『NINO』和『ARASHI』的設計文字。魔術師朋友生日會的時候,很輕鬆的把大家的份也一起出了,大家就回送給我。50組,絕對加倍奉還了呢。」他看起來很開心的說著,「昨天才拿到的,為了要習慣所以一直摸它。這相當於要從家裡出門一樣困難呢(笑)。」

 

5  

 

 

 

    文章標籤

    arashi 二宮和也

    全站熱搜

    fay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