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Stand up!」入坑的我常被很多人說入坑點很奇怪(笑),從一開始是他的戲迷,接著開始看日綜,然後慢慢被洗腦(?)成嵐飯,接著開始看DVD、補舊番等,然後近期又突然有很多感觸。

 

「愛吐槽」、「小氣」、「宅」、「反應快」、「演技派」等等,這些是他在節目上給人的形象。

「因為有人願意看我們,所以我們也塑造出了各自的形象,如果在這時候說『欸其實我不是這樣的人喔』或是『我也不知道真實的我到底是怎麼樣的』這樣好像不太好」,很多形象都是經由「塑造」出來的,因為在螢幕上有這種需求,就扮演了這種角色。而在團體中扮演吐槽的角色這點,他說過「因為嵐總是自成一個小圈圈,節目的來賓常會無法融入那個氣氛,所以我自己會先帶頭對著外面吐槽,試圖突破那個氣氛。在這之中,跟翔的角色就有了分別,相葉君裝傻的次數也增加了,大家用各自的方法開拓了嵐的世界,慢慢的大家對嵐的個性也有了認知」。「基本上我認為嘲笑別人跟吐槽別人本來就是兩件不同的事。對我來說,吐槽就是簡單又正確的言論。如果接下來話題沒辦法再更熱鬧需要換到下一個階段時,就用吐槽來代替。雖然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正確的,時機是不是適合。另一方面,"嘲笑"別人則待有更多的戲弄,在電視上,"嘲笑別人"的人是為了讓節目更熱鬧,而把話題丟給裝傻或是奇妙的人,讓他們去說明。所以並不是只要說正確的事就可以了。以我的立場來說,因為我不覺得傷害別人的嘲笑很有趣,所以我不會去做。能說一些讓被嘲笑的人也覺得有趣的話比較好。比方說對在減肥卻復胖的女生說『你沒有想瘦下來的毅力嗎?』,這樣被嘲弄的對方會無法回話,如果是我的話,會說『你瘦了啊?買個肉包給你吃吧』,對方就會反吐槽的回說『我才不需要』(笑)。當然也要看對象是誰,如果是絕對不想被嘲弄的女優之類的,就不會這麼說了。」

af84002dgw1ewgwb49zgej20b206jdgc  

至於小氣的形象,早期嵐的工作量還沒這麼大時,甚至在2005年他整年度只接到一個工作,對於生活感到不安,節省只是為了怕自己付不出下一個年度的稅金,而在入行時,和子媽媽也跟他說過「有壓力時就存錢吧」。前幾期的廣播上他說「節省這件事情是用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別人,這不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嗎」。總是說對自己最沒興趣了,所以也是無欲無求。所以當他在日本奧斯卡的頒獎典禮上說出他很想要這個獎時,如此直率的他,真的是讓很多人感到驚訝,但也因為他難得這麼的坦率也讓很多人覺得感動。

說到坦率,去年廣播上的生日特輯,他也很直接說「明明是我生日啊!怎麼變成來打歌了」,也好幾次說沒有收到祝福簡訊的人都要咒殺他。去年的控上更是直接說他也很想在控上過生日。這麼坦率地撒嬌大概也是他近年來的進化了吧(笑)。只是,在片場幫他過生日的時候,他又變回了那個靦腆的青年。

因為對自己無欲無求,所以私人用品幾乎也都是團員送的或是贊助的。但對於別人,卻能展現出他的溫柔。除了團員生日彼此間都會互送禮物,之前拍弱勝時也有傳出他請後輩吃飯的傳聞(?)。而近期更有許多情報,例如暗殺教室拍攝時,他人不在攝影現場,但為了慰勞大家的辛勞,請劇組吃烤肉。在拍少爺時請劇組吃泡芙,劇組的人說這是二宮和也送的,他在現場聽到了還會覺得不好意思。後輩去他家玩還會給他們計程車錢回家,而為了掩飾他的不好意思,還開玩笑地跟他們說「你們要記得跟別人說是我給的啊」。去年年底蛋巡,後輩們去當來賓時還順道幫忙,他也是主動跟團員提起問是不是應該給他們一點壓歲錢?在廣播上提到給一人200萬總共給了1200萬出去,雖然大家聽了都是笑說他又再跑火車了,他實際上卻是他用他的方式,讓大家把話題轉到200萬而不是著重在他給後輩壓歲錢這件事上面。也不只是後輩,日前TOKIO在MSIC STATION上,山口前輩也說他跟NINO出去吃飯時,最後是NINO付的帳,大家在驚呼時,NINO硬是要說了兩次「是我付的錢喔」,外人看來也許覺得他是在炫耀說他付錢了,但實際上也只是他用他的方式來掩飾大家把焦點放在他請客這件事上他內心的害羞。

005HRAJHjw1exkgwdq3baj30m80eqahx  

給後輩計程車錢這件事,高橋克實之前上VS嵐時,有提到當年NINO要回家時就是用小狗眼神看他,所以他就把錢給他坐計程車了。

小狗眼神是像這樣嗎w

0066Gsdzjw1euuozm36v3j30rs0qxaga  

克實さん問他是不是也有好好地給後輩車錢回家啊?他回答:承蒙克實さん的教導,我有給喔。看到這段有點感動,雖然很多人都說他對前輩都沒大沒小,但是受過甚麼樣的恩惠他都記在心裡,有朝一日也同樣回報給別人。

面對前輩不說敬語這件事,他說「可能因為家裡是開工廠的,從小都是被年紀大的人圍繞著,所以就覺得沒有甚麼太大的差別」,「不管大我幾歲,只要成為了伙伴,我都用平輩的口氣說話(笑)。跟年齡無關,只好交情好的話幾乎都是這樣。會不停地吐槽、開他玩笑。但是啊,我的平輩語氣跟吐槽,都是從敬愛為前提的。因為我們之間相處得很自然才會這樣。一起工作了以後,也了解了對方的個性。才能也好、生存方式還是甚麼地方值得尊敬的人也好,只要合得來,自然而然就會縮短彼此的距離了呢」。他並不是沒大沒小,反而是懂得與甚麼人保持甚麼樣的距離,所以才會跟任何人都相處融洽,與他共事過的人,幾乎也都是對他稱讚有加,甚至會期待下一次的合作。如果他真的這麼不懂察言觀色,又怎麼會獲得許多前輩的稱讚呢?記得去年VS嵐改版的番宣中,介紹各種幕後工作人員,其中有一位是負責疊疊樂(?)機器不被電線纏住,而要一個人躲在黑黑的密閉空間中,好幾次都覺得很想辭職。這時NINO跟他說「可是就因為有你,讓我們都得到幫助了喔」,一句話表現出了他的溫柔,也許這就是跟他們合作過的STAFF都很喜歡他們的原因吧。

 

對自己沒興趣的他,不會給自己定位,因為「我覺得我的人生不是用『我是怎麼樣的人』或『我是這種個性』這種簡單的話就能表示的,實際上我也不清楚我自己是怎麼樣的個性。同樣的,如果能用簡單的三言兩語就能概括的人生很無趣」。這個觀念他也同樣地用在演戲上面。「我對我飾演的角色是甚麼個性也沒有興趣,除非是獨腳戲,不然一定都有人跟你搭配,所以硬要跟人家說我的角色是這樣那樣是很無理取鬧的。表演是在跟對方的互動才能讓這個角色活了起來。把自己框死說我是這樣的一個人,這樣很可惜,角色不是由飾演的人塑造的,而是由旁觀的人決定的」。

拍戲不會看劇本,只看自己的部分。「因為你想嘛!你出門的時候會知道你媽媽在家做甚麼嗎?一開始就知道全部的秘密的話就太不真實了。都不知道的話才能在演出時展現最自然的反應」「照著劇本背下來照著做甚麼的,不管是演戲的還是看戲的,都會覺得很無聊吧?」。在拍戲現場,他會根據現場的狀況與氛圍,展現出最適合的演出方式,當然也曾經因為太即興的演出,當年演舞台劇時還被蜷川導演追著跑(笑)。

479973_631806223500266_1633539926_n  

或許,他在螢幕上塑造出來的角色,外人會覺得很狂妄、很自大、沒禮貌等,但他也說過「我們各自的角色就是要讓大家看的開心,如果大家看了會開心,那我的角色也是成功了」。成功的扮演螢幕上角色的他,或許再該來看關於敬業這一部分。

04的TOUR上,看DVD應該會發現大家拿麥克風時,他戴的是耳麥。那年,因為淋巴炎住院,剛好遇到開控期,就這樣從住院的醫院與橫濱arena間往返。夏威夷15週年控時,第一天的公演也因為腰傷復發在後台打止痛針。因為他覺得「大家都是花了錢來看表演,不能因為我自己的緣故,而讓特地來看表演的人有所損失」。所以他也總是無數次的帶傷上陣。

vlcsnap-2015-05-04-15h59m37s5  

在演赤めだか之前,因為行程太忙,只能靠談春師匠的錄音學落語,而看幕後花絮時,收錄他在認真學練習落語的畫面,誰還能認為他不敬業呢?

 

而說起「宅」,或許應該是說他更喜歡「一個人」。他曾說過,私底下的他是不太說話的。「因為在工作上都把話說完了嘛!私下我都是自己一個人,沒必要特別去說話啊」。比起跟人交流,他反而比較喜歡一個人。「因為喜歡自己一個人,所以也沒有約誰見面甚麼的。雖然被約的話還是會去,但如果被強迫的話會不知道怎麼辦。如果對方(約我時)跟我說『不管幾點都可以』我有時反而變得不想去呢」。「喜歡就喜歡,討厭就討厭,還要去分析原因太麻煩了,所以我比較喜歡一個人相處」「雖然我喜歡一個人,但是我不會感到寂寞喔!如果因為我是自己一個人就被大家認為我是寂寞的話,那我才會覺得寂寞呢」。

「而且我覺得把不安或是秘密講明了,就能得到解決嗎?或許覺得講出來心裡會輕鬆一點,但是這不就沒有考慮到聽你說這些話的人的心情嗎?比方說聽對方說了很 沉重的經歷,那我能做甚麼?說的人或許會說『甚麼都不做也沒關係』,但聽的人就覺得好像有了甚麼責任似的。當然也是要看跟對方是甚麼關係,但是對傾訴者來 說是很自我的做法啊。另外,這幾年來,除了工作關係之外的飲酒會我都不參加,因為我覺得沒有說這些事的必要性。我本來就是個即使不跟人見面也覺得沒甚麼的 類型。大家能聚在一起雖然很開心,但最後也不會談甚麼重要的事吧(笑)。這樣的話,我還比較適合一個人的時光呢。」

006cMp4mgw1f1im42j7jkj30dc0btjs4  

而他這種低調地個性,也呈現在他的人際關係上。「因為覺得爭取主導權很麻煩,所以我是用我自己的方式。讓對方去做他想做的事,如果對方也如此希望的話,那我也會跟著他去做。我只要能強大到不論對方做甚麼我都不會動搖就夠了。如果兩個人都在爭取主導權,到最後這兩人還是只能站在同一個位置上。所以在表面上全部都交給對方也是不錯。即使最後功勞都是在對方身上,但是讓對方覺得舒服才是最重要的,這樣才會和諧嘛。但是,在對方快要跌倒的時候,為了避免發生最糟的狀況,我還是會盡自己所能將對方拉到我能拉到的地方,我覺得還是必須得具備這種能力」。怕麻煩的個性也造就了他在人際關係總是默默守候著夥伴們,不爭功,不強出風頭,就這樣,他的世界中保持著一種平衡。

相較於團員在演唱會高昂情緒的表現,他或許又給人一種冷酷的印象。在國立的演唱會上,因為遇到大雨,大家都在雨中滑行,只有他默默的站在一旁。「如果萬一大家的麥克風都壞掉,演唱會的進行就完蛋了,在那一瞬間我是這樣判斷的。雖然我也是有想要一起投入的心情啦......(笑)」「雖然我認為在嵐的演唱會上因為感動而哭泣是件好事,但是如果我們五個人都一起大哭了起來,那最後不就變得無法收拾了嗎(笑)?我覺得我擔任的就是一個冷靜的角色。就算是自己一個人工作的時候也是如此。」

但是冷靜不等於冷漠,喜歡一個人也不等於是孤妄。私底下給人神秘感的NINO,在工作上卻是很清楚的表現自己,當工作人員對他說「你等等就姑且這樣做」,他也會很明確的跟對方說「『不要用"姑且",請好好的說明』。如果用"姑且"就能解決,那我不懂一起工作到底是為了甚麼。工作人員與演員們,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想做的事情不可能百分百一致。但是把這些磨合就很重要,我覺得大家一起面對面工作的意義就是在這裡。這些討論的結果我想要好好的去做它,自己與對方都是獨立的"個人",因為我想要尊重這一點,所以在這方面我是會積極的戰鬥的喔(笑)」,這邊又呼應到了他對工作上的負責任與認真。

3ddfb818jw1f00gzzdbuoj21hc1z47wh  

當然,在節目中塑造出來的角色定位,也很常讓他被人誤解。但對於他來說,有嵐才有他,他把這個團體看得比自己還重要。「覺得自己被如何看待都無所謂,被抱持甚麼樣的印象也不在乎」「發出的信號也因為對象的不同而有著不同的印象,所以被看成怎麼樣都沒關係,也不會希望自己會如何被看待」。所以,他也說過「如果大家要討厭嵐的話,那麼就只要討厭我一個人就夠了」。珍惜嵐的一切的他,也曾經跟事務所說過「如果嵐不是5個人的話,那我也不幹了」。為了怕給團員帶來困擾,也推掉了很多海外戲約,所以我覺得,在日本奧斯卡的頒獎典禮上,他提到了嵐,是他的初衷,是他的純粹。

1457163443-3848487787_n  

即便外人都覺得他很狂妄,但接觸過他的人都說他是禮讓謙遜的好青年,怕麻煩的他也不會給人添麻煩。即使不喜歡出門,但因為工作需要去海外還是會去。會暈船的他,如果因為工作需要還是會出海。即使外食遇到自己不喜歡吃的菜,也會想著這是料理人的心意,會把它吃下去。原本不喝咖啡的他,覺得每次都要麻煩別人不要送咖啡很過意不去,所以也試著去嘗試了。他不會明確的說出口,但是小小動作中會讓人感受到他的溫柔。或許,這就是屬於二宮和也式的傲驕(笑)。

005B6rrZgw1f05yprkztkj30vm0wq78i  

不了解他的人,會因為他在節目上的形象覺得他怎樣怎樣又如何,但是當知道越多,越想知道當年那個渾身是傷渾身是刺的少年,是如何被磨成現在這個溫暖而滋潤的角色。好幾次會被他寫的歌帶入情緒,好幾次會為他的演技到震撼。當年那個青年已經長成了立派的大人,有了讓人可依靠的肩膀。看過越多訪談,越會被他獨特性的思考哲學給吸引。當知道得越多,以為離他更近了,但內心的那股神秘感,會覺得其實,自己了解的還不夠多。當自己為當年的那個他感到心疼時,卻為現在的這個他感到驕傲。

9cb39000gw1eyr7tgca45j21ce1wx1dg  

雖然常常自己會開玩笑說搞不好哪天一覺醒來就出坑了,但是我知道,擔的越久,看得越多,反而越難出坑。

 

延伸閱讀:

[嵐] 喜歡二宮和也的一百種理由 

(嵐) 第39回日本アカデミー賞 最優秀主演男優賞--二宮和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yechen 的頭像
fayechen

不合時宜的方向感

fay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