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 二宮和也的「一途」。第89回

 

MORE 2016年5月號

 

他抱持著本身一直不變的想法,淡淡地一路往前進。

即使如此,也是發生了各式各樣的事情,

新的春天,新的二宮和也的一途。

 

第89回  獎

 

取材・文/芳麗 撮影/江森康之

ヘア&メイク/服部幸雄 スタイリスト/伊賀大介(band)

89-1  

馬上就是春天。──電影『暗殺教室~卒業篇~』也開始了。他說「(這段訪問是在2月中做的訪問)雖然還沒看過試映,不過在後期配音時有看過自己演出的那一部分」,問起他的感想,他像是想起甚麼似的笑了笑。

「很不錯呢。我是和NARI(成宮寬貴)、桐谷(美玲)さん合演的戲分比較多。因為以前就認識了,所以NARI演技的厲害之處就顯得有趣,以技巧來說當然是很厲害,在為人方面也是如往常地有趣。所以才會被請去演出蜷川(幸雄)さん的舞台劇之類的,在褒義上來說,他是個即使年齡增長也不會改變的演員啊。」

 

那麼,NINO覺得自己作為演員有改變嗎?

 

「我覺得大概跟NARI一樣沒甚麼改變吧。也沒有像結婚那樣有人生變化,我的工作也不像一般公司有升遷甚麼的。一如往常地為了自己花錢,因為生活的很自由,所以也沒有要改變思考型態甚麼的(笑)。總之,能跟NARI共演很開心喔。聽聞電影『暗殺教室』前作很賣座,主演的山田涼介也得到日本奧斯卡的新人獎,所以能讓大家有所期待了吧。」

 

要說的話不會事前準備,

端看此時此刻所面對的人。

 

說到日本奧斯卡,NINO今年也以『母と暮せば』得到優秀男主角獎,訪問時是在頒獎典禮之前,但是......。

 

「只有五個人能夠被提名,即使只有被提名最佳男主角獎,我也是很開心了。但是,如果能得獎的話,當然會更開心。我一定會拿到綜藝節目上炫耀一番的(笑)。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堂堂正正的對拿到這個獎而驕傲的吧?」

 

他說他很期待頒獎典禮,對他這麼明白老實的反應感到驚訝。雖然去年事務所的前輩岡田准一拿到最佳男主角獎時,他也送上了大大的祝福。但是NINO看起來就好像是對獎項沒甚麼興趣的樣子。

 

「當然,這份工作並不是為了得獎才做的。但是也不是為了賺錢才做的啊!果然還是為了能讓誰感到開心、感到高興才做的。如果能拿到這個獎,我覺得當然不只是飯,事務所的人也會感到開心。」

 

他一口氣說完了這些,fu~的呼了一口氣,「嗯...這些話似乎應該等拿了獎後再說才比較帥氣(笑)」,然後繼續說著。

 

「去年,岡田君拿了獎後,我們有一起談話的機會。你看嘛!得到最優秀獎時,獎盃不是從前一年的得獎者手上拿到的嗎?所以就覺得下一次,就是下一年,如果能從岡田君手上拿到獎杯的話,對於至今支持我的人來說,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很開心的。所以我就說了『明年就等著我去(拿獎)吧』。想要這個獎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支持我的這些人。」

 

說起頒獎典禮,得獎感言也很令人期待。如果真的得獎了,NINO打算說些甚麼呢?

 

「不到那個場面我也不知道啊。一直都是如此的。演唱會上最後的招呼語也是,不到那個瞬間是無法決定要說甚麼的。」

 

不先決定好說話的內容的這件事,雖然稱不上是原則,但對他來說也是"平常並重要"的事情。

 

「如果事先準備好要說甚麼,那辦演唱會不就沒意義了嗎?在會場跟大家見面、唱歌,最後把感想說出來,這樣才有意義。演戲、做綜藝節目、訪談時也都是一樣的事情。我們的工作是因為有對象才會有反應。配合對方的熱度,即使是一樣的問題,也是要看時機與當時的氣氛來做回答。有時候能自然地接受回答很多問題,也會有發問過程不太自然,變的很難回答的時候。」

 

的確,NINO的生活方式與思考方式都不動搖。而是會隨著那個日子、那個瞬間來改變說話的情緒與想說的事情。──是一個很坦率面對自己情緒的人。

 

「如果提問的人說"你今天只要回答這些問題就好"的話,我會覺得很困擾。這樣的話,就沒必要面對面聊了啊。用給我一張問券,讓我填一填不就好了。現在想要的是面對面說話的意義。這對我來說並不是甚麼特別的事,而是不論在做甚麼,都會普遍去重視的一件事情喔。」

89-2  

不論是希望拿到甚麼獎項,都不是為了自己,

而是為了飯們、工作人員、事務所的人們......,

為了那些支持自己的人們。

 

KAZUNARI NINOMIYA

電影『暗殺教室~卒業篇~』上映中。這次的拍攝是在『週刊少年JUMP』編輯部的走廊。NINO正在聚精會神的看著一張張正在連載中的漫畫海報,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問他看漫畫雜誌的順序,「我是很老實地從第一頁開始按照順序看的類型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yechen 的頭像
fayechen

不合時宜的方向感

fay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